黑崎一護:正因為我們看不見,那才可怕。

朽木露琪亞:人們之所以能懷抱希望,是因為他們看不見死亡。

井上織姬: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話…那麼,我能像把不曾交會的 天空與大地連結起來那樣…把某人的心串聯起來嗎?

石田雨龍:我們被彼此所吸引,像水滴一樣,像行星一般;我們對彼此排斥,像磁鐵一般,像肌膚顏色一般。

茶渡泰虎:如果手上沒有劍,我就不能保護你。如果我一直握著劍,我就無法抱緊你。

蒲原喜助:沒錯,我們被無從選擇的 無知與恐懼所吞噬,反而墜落那些沒有被踩中的東西 才稱為命運的濁流之中。

朽木白哉:我們不應該流淚,那對內心來說,等於是身體的敗北。那只是證明了 我們擁有心這件事 根本就是多餘的。

斬月:一旦生了鏽,就無法再使用了, 要是無法再用,我就會碎裂。 沒錯,所謂尊嚴 其實跟刀是很像的。

志波空鶴:啊啊,我們就這麼睜著眼睛,做著飛翔在天空的夢。

志波岩鷲:我們伸長了雙臂…撥開雲層,直通天際…雖然搆到了月亮和火星,卻仍然觸不到真相。

阿散井戀次:在觸不到的獠牙上點火…就像不必仰望那星星就能夠解決…就像不必喊破喉嚨就可以一樣。

藍染物右介:我們之所以覺得巖壁上的花很美,那是因為我們就站在巖壁上的緣故。不必害怕,因為我們像花一樣,腳步並沒有向外踩出去。

更木劍八:每捨棄自尊一次,我們就越像是野獸。每扼殺一顆心,我們就遠離野獸一步。

山田花太郎:淨罪之塔,吱吱作響…就像光一般,貫穿世界。背脊之塔,搖搖晃晃…不斷下墜的是我們還是天空?

吉良井鶴:我只是在練習,如何對你說再見。

日番谷冬獅郎:不斷從天而降的太陽鬃毛,讓薄冰所留下的足跡都逐漸消失。不要害怕遭到欺騙,因為這世界就建築在欺騙之上。

四楓院夜一:像血一般鮮紅。像骨頭一樣雪白。像孤獨一樣鮮紅。像沈默那樣雪白。像野獸神經那樣鮮紅。像神的心臟一般的雪白。像溶解出來的憎恨一般鮮紅。像冰凍的感歎一樣的雪白。像吞噬夜晚的影子那樣鮮紅。像射穿月亮的歎息那樣。雪白光輝 鮮紅散盡。

碎蜂:你的影子就像是…毫無目的的毒針一般…將我的去路給縫死。你的光芒就像是…輕柔地打在水塔的雷一般…斷絕了我的生命之源。

黑崎一護:沒錯,不管是什麼,都無法改變我的世界。

市丸銀:會拿美麗比喻成愛的人,都是不知愛情真相的人。會把醜陋比喻成愛的人,都是熟知愛的驕傲者。

真子平子:這世上的一切都是為了要將你趕盡殺絕。

烏魯基歐拉:我們所處的世界毫無意義,而活在這裡的我們也沒有意義,沒有意義的我們還想著這世界,而明知道就算知道這件事情沒有意義本身,也是毫無意義的說。

smileU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