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完全懂,似乎太過虛偽;
說完全不懂,卻也太過絕對。

我也曾有這種感覺,
或許不是曾經,或許它一直都在,
只差別於,出現,躲起來。

沒有誰是友情專家,都有陷入迷霧的時候,
所以每個人都在學習。

我正在學,
學習該站在哪個角落,看這世界;
學習不再那麼在意;
學習,偶爾孤單寂寞,和那若有似無的牽絆。

我知道,誰都想找一個知心的死黨,
縱使路上常受挫心傷。

但我相信,只要你願意,
一定會有個人,
不說話,陪你靜靜地看星看月亮。
創作者介紹

...月 光 金 魚

smileU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